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rry 的博客

与其怀旧,不如创新

 
 
 

日志

 
 

逊尼派和什叶派千年教派之争  

2011-04-02 08:45:34|  分类: 认识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阿拉伯国家里面,有两个国家,是什叶派占大多数,但是逊尼派当权的。一个就是现在动乱的岛国巴林,一个就是以前萨达姆控制的伊拉克。

这两个国家什叶派大概都是占60%的总人口。而其他的国家,比如说也门,是45%,科威特是30-40%,叙利亚是20%,沙特是10%,主要是在产油区的东部省份。约旦本来没有太多什叶派,但是伊拉克战争一打,跑过去不少难民,就增加到10%了。

伊拉克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里是逊尼派和什叶派势力冲突的关键。在萨达姆时代,逊尼派能够压制住什叶派,并通过两伊战争,向伊朗推进。

在1950年代后期的伊拉克,针对英国人支持的君权,就出现了两派反对势力。一派就是什叶派的达瓦党,提议用伊斯兰神权,加上社会主义来解决穆斯林世界的发展问题。另一派就是逊尼派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企图以统一的泛阿拉伯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来解决问题。

后来虽然复兴党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都上了台,但是复兴党内部的军人力量逐渐壮大,最后走向了分化,而出现推翻君权之后,并没有实现民权,却演变成了军权的模式。而且这个以反对西方殖民统治和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独立解放运动,既没有形成统一的阿拉伯,又在和西方对抗的过程中,慢慢演变成西方的傀儡政权。

而当年没有被军人们推翻的君权政府,在阿拉伯国家里面,由于西方国家的强力支持,国王们屁股下的坐垫,暂时还坐得暖暖的。倒是推翻了君权的国家,个个现在都下场堪忧。除了认贼做父的穆巴拉克被抛弃、萨达姆被吊死、近几年讨好西方的卡扎菲被轰炸,连唯一没有屈服的阿萨德还在叙利亚苦苦支撑。

在萨达姆被推翻的伊拉克,后来被复兴党残酷打击的达瓦党重振旗鼓,开始掌控伊拉克局势。而他们打出的大旗,就是以神权和社会主义的结合,来带动穆斯林世界的复兴,最起码在伊朗得到了成功的实践。

而当什叶派的势力,和达瓦党的壮大,造成了新一轮的穆斯林革命,那么在这第三轮的穆斯林革命风潮中,就造成对沙特阿拉伯为主的君权统治国家的强大挑战。

因为很简单,对笃信宗教的民族和文化,君权和神权的争斗,谁占优势,是不言而喻的。

阿拉伯国家,一个痛苦的历史经历,就是如何制止西方强权对这些国家的军事干预。

今天的利比亚,面临的是伊拉克同样的问题。当然之前的埃及,即使在纳赛尔的强势时代,也没法避免受到英法以的三国联军的侵略。

因为西方人基本上是一个只看实力,迷信暴力的人种。中国能够自己站起来,是靠的朝鲜战争上了血战。而今天的阿拉伯国家,还没有一个可以做到这一点。不要说西方国家的联合暴力,就是一个西方支持的以色列,也毫无办法。

而在中东和北非,唯一可以自保,并且和西方叫板的,就是什叶派的伊朗。当然黎巴嫩的什叶派真主党民兵,在和以色列的战争中,也表现可圈可点。

如果伊朗能够在核危机的斗争中,成功发展核能利用技术,达到准核武国家,就是不拥有核武,但是马上可以制造核武以自保,那么对阿拉伯国家的刺激,将会相当大。

敬拜阿拉、对抗以色列、不受西方干预,如果这个是神权世俗国家伊朗,产生的后果,那么估计,新月带什叶派的兴起,一定会刺激逊尼派阿拉伯国家,产生自己可以竞争的制度,而这个就是要看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是否有作为了。

世界上的事情,通常都是好事成双,祸不单行。当年中国的秦朝统一中原,结果北边的匈奴就统一大漠,而达到势力的均衡。

如果什叶派新月带的成型,形成一个新的地缘政治势力,那么在受到这一波革命浪潮冲击的军权和君权国家,要形成新的势力平衡,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条就是由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逊尼派神权道路,其实就是走波斯人伊朗神权和世俗权力结合的方式,或者走土耳其人那种世俗和神权结合的方式。

当然另一条就是走美国和西方提供的假民主道路,或者又名为“没有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主义”道路。不过名义上的选举啊,国会啊,就是伊拉克和阿富汗折腾过的那一套东东,总是要搞一搞。

那么对埃及等国家而言,当你的国家混乱,大家希望寻找一种办法来稳定,你觉得会去从自己的文化和传统里面,去寻找方法和安慰,还是会试一试别人给你开的一剂药方?

俺倒是觉得,前一剂药比较靠谱一下。因为很简单,所谓选举的民主,其实是把大家的争议放大,给一套规则来博弈。但是要是大家缺乏维系的共同纽带,那么这种博弈最后的结果,就是巴尔干半岛那样的。

而要保持共同的维系纽带,那么人家传统里面的宗教因素其实最厉害。那是一种教大于国的概念,是一种可以跨越国家、族群和部路的隔阂,解决阿拉伯国家过于分散,老是被外敌各个击破的法宝。

总之,中东和北非,这次革命的主要诉求,其实是彻底摆脱被西方,尤其是美国控制的地位,寻找自身主体独立的一个延续。正如本拉登一直鼓吹的那样,西方控制这个地区,靠的是两股力量,一个是阿拉伯国家自身的独裁军权和君权,一个是外来国家以色列。他相信,只有彻底端掉这两股势力,阿拉伯人的独立和解放才可以真正实现。

那么在这个大背景下的西方军事干预,会导致亲西方的假民主势力壮大,还是反西方的神权宗教势力壮大,对未来中东和北非的走势,以至于整个世界格局的变化,都有着深远的历史影响。

从表面看是逊尼派和什叶派千年教派之争的延续;但是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另外两个层次的冲突。

  第一是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的内部矛盾。阿拉伯领袖必须私下对美国表达打击伊朗的要求,实际体现了阿拉伯国家内部民意和执政者之间的巨大距离。正如美国著名学者乔姆斯基(Noam Chomsky)指出,几个月前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公布的一项阿拉伯民意调查显示,80%的阿拉伯民众把以色列看成是主要威胁,77%认为美国是主要威胁,只有10%认伊朗为主要威胁。从这个角度,逊尼派阿拉伯专制政府对伊朗的敌意,主要起因于近代的什叶派复兴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穆斯林世界民主化潮流的组成部分,逊尼派哈马斯组织与伊朗的关系是个典型例子。

  第二是石油和能源利益的矛盾。曾经指出:盛产石油的波斯湾实在代了一个“什叶湾”,尤其是主要油田几乎全部位于什叶派地区。伊朗之外,伊拉克的主要油田在南部什叶派地区,中部逊尼派地区几乎无油。私下要求华盛顿攻击伊朗的巴林国王哈马德,统治的臣民中什叶派超过60%。就是世上最大产油国沙特阿拉伯,其最主要油田集中在东部省,正是什叶派集居之地,特别在哈萨(Ahsa/Hasa)地区据称占了人口多数。所以一旦伊朗确立在波斯湾的“区域霸权”,什叶派将会控制本区绝大部分石油资源。沙特和巴林逊尼派专制领袖对什叶派伊朗政府的恐惧,良有以也。从这个角度,华盛顿也确实与逊尼派阿拉伯专制政权有很大的共同利益交集,特别是因为里海主要产油国阿塞拜疆是伊朗的历史领土,有90%人口属于什叶派。

  上述情况之外,我们也不能低估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千年教派冲突的作用。但是在这一层次上,反什叶派最激烈的,恰恰是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以及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利班组织所代表的逊尼派原教旨主义,而这些激进组织又与沙特王室信奉扶植的瓦哈比教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无怪这次维基泄密的另一文件披露:沙特阿拉伯代表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最主要的经费来源。所以华盛顿与逊尼派阿拉伯“盟友”联手对付什叶派伊朗,到头来难免重蹈当年扶植阿富汗“圣战者”打击苏联、从而培养出本拉登“基地”组织的覆辙。

  评论这张
 
阅读(102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