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rry 的博客

与其怀旧,不如创新

 
 
 

日志

 
 

春运, 春孕  

2013-02-03 11:03:2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变故事,谨以此篇献给春运回家过年的人们--------------

 


中国人在美国很难找到归属感,尤其是第一代移民。逢年过节,没有中国大街小巷处处都有的热闹气氛,让人倍感失落。赵山杨兰在美国呆久了,在这方面习惯些了,有时候还觉得感恩节,圣诞节比某些中国的节日更具特色。但赵山杨兰对春节有着特殊的感情。那是他们上大学时过年回家的路上开始的。

 

………………………………………

 

一年,杨兰刚上大学。寒假开始,杨兰和一大帮老乡坐火车回家过年。觉得跟着大家人多力量大,有什么事可以互相帮忙。


那天飘着雪,杨兰踩着积雪,一脚泥泞地从学校一路走到火车站,总觉得自己变成爸妈说过的当年知青大返城中的一员。

 

一进站台,人山人海, 杨兰一下激动起来,恨不得马上回到自己温暖的家。很快大家谁也顾不上谁了,都拼命往火车的方向冲去。杨兰毫无经验,一个人提着一大包,愣在那,不知如何才能进入那铁罐里。

 

顶 着郭富城式蘑菇头的赵山,已经是第三次春运回家了,很有经验。只背一小包,轻轻松松挤进去,就在扶着把手往上爬的那一刻,他回头看见了杨兰。他在老乡会见 过她两次,没有交谈过,依稀记得杨兰的名字。此刻杨兰怯生生站在那里,一脸的无助,快要掉出来眼泪了赵山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她丢下不管。赵山叫她,杨 兰听见了,却不知道谁叫她,老乡一大帮,她不记得这个高年级的学长。

 

赵 山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好不容易抢到的阵地,来到杨兰面前。向杨兰自我介绍一下,说我们是老乡,拉着杨兰就准备往里冲。杨兰却甩掉他的手。杨兰牢记爸妈说的 出门在外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教诲。赵山掏出学生证,却不知怎么证明自己是老乡。杨兰脑子转的快,说:“讲两句家乡方言。” 赵山就叽里呱啦说起来了。杨兰打断他:“好了好了,快开车了,别啰嗦了。” 赵山又好气又好笑,心想明明是你在耽误时间,却嫌我啰嗦,女孩子就是麻烦。

 

赵 山拉着杨兰的手,过五关斩六将,往车门方向冲。可是这一耽误,车门外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根本进不去。没办法,只能爬车窗。赵山唰唰唰先上去,接过杨兰 小山一样的包,边开玩笑说:“你全部家当吧?是不是不想回来上学了。”边伸手拉杨兰。就在杨兰吊在车窗,奋力抬脚够窗沿,将上未上之时,火车旁的人群突然 一挤一冲,赵山一把没拉住,随着一声尖叫,杨兰掉了下去。赵山赶紧探头出车窗,伸手准备再拉。天哪, 杨兰不见了,一个大活人,光天化日下居然不见了!

 

赵山的冷汗呼的一下冒了出来。那年头还没有流行穿越小说,否则赵山准备回去告诉杨兰的父母杨兰穿越去了唐朝。


赵 山赶紧跳下站台,伸长脖子,四下眺望。却听见杨兰的声音从火车下传来:“我在这呢。”原来她从火车与站台之间的缝隙掉了下去。赵山赶紧把她拉了上来。杨兰一 女孩,从没见过火车站这种阵势,又掉到那么深的坑里,还把脸都噌破了点皮,又惊又怕又冷又疼。一被拉上来,就抱着赵山大哭起来。一阵梨花带雨,哭的赵山心都软了。

 

赵 山柔声安慰杨兰说:“没事没事,没伤着哪吧?”杨兰说:“我脸痛。”赵山说:“没事没事,就噌掉了一层油皮而已。”杨兰伸手一摸,有血,说:“完了,我破 相了。”接着大哭起来。赵山一看快开车了,一着急,脱口而出:“没事没事,大不了我就娶你。” 此话一出,才发现在这拥挤的人流中,两人在紧紧相抱着。杨兰满脸飞红,轻轻推开赵山:“呸,你是谁,我有男朋友了。” 赵山嘻 皮笑脸:“没事没事,我没有女朋友。”

 

上了车,赵山从口袋掏出一包纸巾,从包里掏出矿泉水,倒了点在纸巾上,帮杨兰擦脸上的血迹,那专注,那轻柔,让杨兰的心中荡起阵阵涟漪。杨兰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你真的没有女朋友吗?”赵山叹口气说:“说起来我自己都不相信,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说我是不是属于长得特自卑的那一类?。杨兰说:“还好吧,你长得不算难看。”赵山的表情一下活泛起来:“你看我长得像郭富城吧?”杨兰笑着说:“像。顿一顿,见赵山的脸准备开花,说:“个头像。”赵山一愣,哈哈笑,说:“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建筑工程类学校,资源有限,僧多粥少,男多女少。长的好看点的,刚进校门就被帅锅们给瓜分了。说 到这,对杨兰挤挤眼,意思是说你属于刚进校门就被瓜分的一类以一报被杨兰说只是个头像郭富城之仇。接着说:“轮到我们,只剩下歪瓜裂枣了。”杨兰说:“你们光看外表,忽 略心灵美。”赵山说:“给你外表美跟心灵美,选一样,你选哪一样?”杨兰毫不犹豫:“外表美。”赵山笑:“算你诚实。”

 

擦 完脸后,杨兰吃惊地看着赵山从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心想怎么还有男生随身带这玩意的。赵山把镜子递给杨兰:“你男朋友得感谢党,感谢国家,再感谢我,怎么 样,看不出来了吧。” 赵山占了杨兰“男朋友”的便宜后,得意地拿回镜子照照自己的蘑菇头,拨拉了几下。杨兰皱了皱小鼻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句“臭美。”

 

一 路上没座位,名副其实的站票。两人只能面对面站着,抵抗来自身后人群的挤压,以保持适当的距离。赵山的手开始还插在口袋里,因为火车晃荡的厉害,就 扶着杨兰的手臂,再后来就扶到了杨兰的细腰上,停在那,再也动。赵山天生“楚王好细腰”,一手搭在杨兰柔软的腰肢上, 都醉了。杨兰好像没感觉到似的,并没有要求赵山把手拿开。

 

后 来实在抗不住身后的压力,两人干脆采取不抵抗政策。自然而然被挤得贴到一块。赵山那时血气方刚,杨兰柔软的娇躯贴着自己,不由自主的起了化学反应。赵山又 急又气,害怕杨兰觉得自己在耍流氓。杨兰察觉到某些变化,装作在包里找东西,把斜跨的小包移到前面合适的位置。红着脸问赵山说:“这火车太挤了。你每年都 这么挤回去的吗?”

 

这 么一问,既安慰了赵山,意思是别担心,主要是太挤了,我不怪你。又把赵山的注意力转移了,也把他的话匣子打开了。赵山就讲起来他坐火车逃票到处玩的经历, 平平无奇的过程添油加醋后,变得惊险刺激。听的杨兰很是羡慕,笑的很开心。赵山一鸡冻,就讲到有一年春节回家,自己创下二十六个小时没尿过的记录。

 

讲完这事,赵山就觉得杨兰有点奇怪,脸发红,身体有点不安地扭来扭去。就问怎么啦?杨兰有点没好气地说:“都是你,没事说什么尿不尿的。”赵山明白,这是杨兰想上厕所

 

这在平常毫不费劲的事,在这会儿可不简单。看看身边的人墙,想想厕所里挤着的人,赵山心想,这TMD简直是堪比登天嘛!可回头看看杨兰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赵山心一横,咱就做一回魔王,搁着一条性命不要,也要把杨兰这一泡尿给解决了。

 

于是跋山涉水,披荆斩棘,来到厕所。赵山对硬的好言相求,对软的挥拳恐吓。终于让厕所里站着的五个人腾出地来。


完事后,杨兰打开门,发现赵山站在门口,面朝外,两脚叉开,两手大张,奋力抵挡着汹涌的人潮。阳光透过车窗,给他并不高大的身影镶了一到金边,好像一位伟大的……门神。

 

杨兰没有觉得好笑,有的只是满心的感动。

 

剩下几个小时,说说笑笑,赵山杨兰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

 

出了站, 还来不及告别,不知哪冒出个女老乡:“杨兰,我可找到你了,跟我走,别走丢了。” 赵山心想;“卧槽,怕丢,早干啥去了。都到家门口,才想起来。”杨兰被拉着走了,还不停回头对赵山边笑边挥手。赵山笑笑,也挥挥手,走了。

 

当 晚赵山就梦见杨兰了,醒来眼前都是她的一颦一笑。赵山好几次想打电话给杨兰,又担心一切只是特殊环境造成的特殊心境。再说人家都有男朋友了,别再自作多 情。还是等杨兰打电话来吧。


话说时隔多年后赵山才明白,除了那些极少发生而且不靠谱的一见钟情以外,大多恋情恰恰源于那种特殊环境造成的特殊心境。

 

那以后赵山每天都想着杨兰,在等待中度过。尤其每晚入睡前,清晨清醒后,眼前总是交替出现杨兰梨花带雨的哭泣,清脆的笑声,柔软的细细腰肢,皱着小鼻头说“臭美”的可爱神态,和边笑边挥手的模样。

 

赵山每次总是拿起电话却又放下,结果一直都没等来杨兰的电话。赵山干什么都觉得没意思,在纠结中过了一个有史以来最没劲的寒假,每天哭丧着脸,就差没真的哭出来。心情就像那个冬天,冷冰冰,阴沉沉。只有思念与日俱增。

 

这个寒假,两人始终都没有联络。

 

赵山带着满心的失落回到学校。宿舍的哥们又叫又闹,只有赵山郁闷得想抽烟,就低着头往学校小卖部走。

 

忽然听见有人叫他,是杨兰! 那一霎那,赵山觉得恍惚,发晕,眼圈发热,鸡冻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杨兰刚从小卖部出来。赵山掩饰地笑着:“买什么好吃的,分我一些。”不等杨兰反应过来,伸手就拿她手中提着的塑料袋。迅速把东西从掏出来,……原来是一包卫生巾。

 

赵山红着脸把东西还给杨兰。杨兰又好气又好笑,问:“你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 赵山顽强抵抗着内心的鸡冻:“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打了两次,都不是你家的,我也不好意思问老乡们要一个高年级男生的电话号码啊。”

 

“奇怪,你打的是什么号码?”

 

12345097.

 

“不对不到,我家的号码是12345697。”

 

杨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条,是赵山在火车上给杨兰写的电话号码。但见,那6字头上顶着的尾巴极短,不就是个0吗?可能当时比较匆忙,没再看一遍。想想就因为这一点点头顶上的尾巴,这寒假过的生不如死,如果不是杨兰就在面前,赵山肯定给自己一巴掌。

 

赵山干巴巴地说:“这上面还是有点小突起,应该可以想到是6的。大概你跟你那小阿哥卿卿我我晕过了头,把我这朋友给忘了吧。”

 

是人都能闻出赵山语气里浓浓的醋意。杨兰聪明,并不接着追问为什么赵山没给自己打电话。只是上前一步,伸出手,拉住赵山的手,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说:“我没有男朋友,那是我姐让我跟想接近我的男孩这么说的。我一个寒假都在想想和你一块坐火车回学校。”

 

赵山被杨兰的话和举动震惊了,说不出话来,只是咧着嘴笑。一瞬间,一寒假的煎熬,思念,纠结,委屈涌上心头,被赵山称为猫尿的东东终于流下来了几滴。

 

杨兰拿出纸巾,轻轻帮他擦去眼泪,微微一笑,问赵山:“你来买什么吗?

 

赵山承受着这从天而降巨大幸福的冲击:“郁闷,买烟。”

 

杨兰摇摇他的手,柔声问:“还郁闷吗?”

 

“不郁闷了。”

 

“还买烟吗?”

 

“不买了。”

 

“那走吧。”

 

“走吧。”

 

………………………………

 

N多年后的某一天,赵山和杨兰回国故地重游,去了一趟学校,走了几圈操场,还特地回了一趟那个城市的火车站。

 

火车站竟然一点没变,还有着一对对因告别或重逢而紧紧拥抱的年轻恋人。他们找到了当初杨兰掉下去的地方。赵山拉过杨兰,在汹涌的人流中,两人轻轻地抱在了一起就像当年春运中的那第一次拥抱。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